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据21世纪经济新闻报道,2020年2月26日,Soul的合伙人李某、员工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原因是2019年7月,李某发现名为Uki的产品与自家产品类似,于是授意下属范某,收集Uki的有害违规言论。在搜寻无果后,李某开始授意下属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如果在Uki App平台上找不到违规内容,就使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

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云奇网

于是,范某用自己和同事手机在Uki注册两个账号,发布涉黄有害言论和图片,并截图向有关部门举报。之后,自2019年11月初开始,Uki陆续被主流应用商店下架,公司被监管部门约谈。

这起事件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最近饭圈举报文化促成的“肖战事件”,但又有不同。这起故意钓鱼执法举报导致对手下架甚至可能倒闭的商业行为,因官方下场调查而终结。

上海普陀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嫌疑人基于对同行恶意打压的目的,在被害公司已经审核做出删除或禁言的情况下,仍通过截图自身发布的有害信息的方式造成有害信息已公布的表象,并向监管部门举报,导致被害单位负责人被约谈、App下架,商业运营陷入停滞,损害了被害单位商业信誉与商品声誉。而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批准逮捕。

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云奇网

Soul是“以暴制暴”还是惯用伎俩?

Soul APP的母公司叫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为张璐,持股74.93%。该公司注册于2015年6月,于2019年开始受到广泛关注。据QuestMobile大数据,2019年9月其月活跃用户数逼近千万。

而此次事件的举报对象Uki虽然也为同品类社交产品,但在体量上不足Soul的五分之一。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陌生人社交行业洞察报告》显示,在2019年6月,Soul的App装机量达到1287万,而Uki的装机量仅241万。

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云奇网

巧合的是,2019年7月(也就是李某作案当月),Soul官方渠道对外发布了一封严正声明,指出当时对Soul一系列相关内容持续、密集的报道,存在明显的“黑公关”操控痕迹。声明指出,“Soul App愿意虚心接受广大用户和社会各界的善意监督和建议,但坚决抵制任何黑公关和网络黑恶势力。我们将维持正常运营,尽全力保障用户的利益和体验,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环境。”

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云奇网

这份声明发布背景是在国家网信办通报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的相关情况的10天后。2019年6月28日,国家网信办发文称,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根据群众举报线索,经核查取证,首批依法依规对吱呀、Soul、语玩、一说FM等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分别采取了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

因Soul也出现在被约谈和下架的众多APP中,网络上出现“卸载重装Soul送Soul币”、“已下载的Soul将无法使用”、“Soul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15亿美元”等信息。

对此Soul一概否认,并在7月8日官方声明中指向“黑公关”和有组织的攻击,声明发布后至今没有其他调查结果,而据企查查显示,Soul声明中否认的融资是其C轮融资,显示已完成,当时估值确为15亿美元。

李某应为社交应用Soul的合伙人,负责公司产品运营和内容审核等工作。由此可以看出,Soul的高管李某下达举报指令的事件就在其被网信办约谈下架整改后的不久。

据猎云网报道, Uki与Soul在声音社交功能上极为相似,尤其在文字匹配和语音匹配。“因为Soul总用户量更多,其匹配速度更快,体验会更好,但在Soul免费匹配次数用完了的情况下,不少人会选择具有相似功能的产品做替代。”

而Soul在18年下架整改后不仅没有丧失用户,反而呈现大增出圈趋势正是得益于语音匹配的功能。

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云奇网

目前对于李某作案动机还没有准确消息,但不外乎两个,要么是该公司认为Uki对自己施行了举报导致下架而进行了报复,要么是对同行进行隐蔽商业打击而减少竞争压力。

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云奇网

设局举报后两败俱伤

2020年3月1日起,《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开始施行。规定明确,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生产者、平台不得开展深度伪造、操纵账号等违法活动。网络信息的内容生产者也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不良信息等。

对于Soul来说,罪名一旦成立,不仅当事人要有牢狱之灾,公司也可能受到巨额处罚,且在行业内的商誉和口碑都会大打折扣,给公司长期发展带来阴影。总用户过5000万、日活数百万,被多家机构评为“新社交最大黑马”的Soul正面临着比历史两次被下架整改大得多的危机,而目前该公司尚未对外作出任何回应。

有律师认为,除法院审查透露的对同行恶意打压外,如果当事人在竞争对手网站张贴的黄色内容为淫秽物品,涉及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传播淫秽物品罪”。如果构成诬告陷害罪,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被侵权方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民事起诉侵权方的,且能证明自己损失,本案的判赔金额高到几百万上千万都有可能。

对于Uki来说,在春节期间下架三个月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Uki APP于11月初开始被下架,直致2月28日才在应用商店重新被上线。在此期间,Uki用户数据呈断崖式下跌、公司业务几近停滞,重新上线十多天后增速仍不及下架前三分之一。

Uki创始人孙铭君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Uki在此次事件中受到三方面损失,用户数、收入与品牌口碑。从可量化的角度看,在产品下架的三个月内,Uki错过了至少500万的新增用户。而不可量化的损失,包括品牌口碑的折损可能导致的老用户流失、影响新用户的好感度等等,公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化这些影响。

事实上,孙铭君说得并不夸张,因为在互联网社交战场上,向来硝烟四起且尸横遍野,连腾讯都在焦虑,初创公司能存活下来已实属不易。

2019是社交元年,各大巨头及创业公司的社交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冒了起来。字节跳动、快如科技和快播同时推出多闪、聊天宝、马桶MT。随后,百度推出“听筒”,网易发布“声波”,京东上线“梨喔喔”、阿里孵化“Real如我”、陌陌推出“ZAO”换脸,微博力推“绿洲”,搜狐发布“狐友”等,社交细分市场迎来史上最激烈的竞争。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19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数据显示,社交行业用户规模目前已达到11亿,行业渗透率达97%,用户规模增长速度下降明显。

Soul和Uki都是2015年成立的公司,都属于中小板初创,能在众多巨头围剿下有一席之地已经实属不易,Soul更是经历两次下架整改都显现出超强增长能力,但是体量更小的Uki则不一定那么幸运。

Soul恶意举报不是互联网公司不正当竞争的首例,此前全行业斗争“黑公关”中爆出的事件层出不穷,恶意抹黑举报不计其数,但首次被官方放到台面上严厉处置是首例,足以作为“前车之鉴”。比不正当竞争更可怕的是让人人自危的“举报文化”。该事件考验着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格局下的公司价值观体系建设,也考验着中国年轻创业者的人格底线。

soul恶意举报对手 高管合伙人被批捕-云奇网
转载自:澎湃新闻
热门事件

快手网红沫沫直播走光事件全过程

2020-2-2 10:57:24

热门事件

2020年高考延期一个月进行

2020-3-31 13:35: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